主页 > 第三调解室 >

《新老娘舅》为什么会激怒网友

/2019-04-01 17:39

  最近上海知名家庭调解类节目《新老娘舅》的一档节目,播出后立刻引发波澜,说的是花季少女,从17岁开始,遭受多次、强奸,但其妈妈和外婆,从来都不报警,甚至还纵容强奸犯到家里来,让人震惊又气愤。而节目也引发争议,大多数网友甚至媒体都表示应该停播该节目,因为三观不正。《新老娘舅》最终被停播,主持人柏阿姨(柏万青)也在微博上向观众道歉。

  说起来中国的娱乐节目,总是扎堆儿出现,要么一窝蜂的相亲,要么一窝蜂的选秀,如今,几乎每个电视台都有一档调解类节目。除了东方台的《新老娘舅》,较为知名的还有江西卫视的《金牌调解》,天津卫视的《爱情保卫战》,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的《第三调解室》。不过最近互联网上正逐渐掀起一股反对浪潮,腾讯文化的一篇文章说,这与调解类节目正沦为黄色新闻产地密不可分。

  我不大清楚黄色新闻是怎么定义出来的,不过这类节目的确愿意把家庭中的各种矛盾呈现给观众,尤其当事人在现场剑拔弩张的争吵,更是让事不关己只盼越乱越好的观众们兴奋。然而这类节目终究会带来一个疑问,把一个家庭的隐私就这样赤裸裸、血淋淋地呈现在公众面前,真的好吗?

  其实这样的家庭纠纷调解类节目,在各个国家都有,但像中国节目里这样撕得昏天黑地的却是凤毛麟角。不过既然是凤毛麟角,自然还是有的。比如美国媒体人斯普林哥办的一档谈话类节目,就特别类似于《新老娘舅》。主持人斯普林哥每次都要求普通人作为嘉宾参加节目,然后嘉宾们在节目里大曝家庭隐私,各种桃色新闻、财产纠纷应有尽有,然后嘉宾在节目里经常聊着聊着就大打出手。而主持人生怕场面不够乱,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。甚至如果上节目的两夫妻有出轨问题,主持人还会请小三登场加入战局。就是这样一档节目,一方面收视率居高不下,而另一方面又被美国各种道德家、宗教团体口诛笔伐。

  如果我们对比中国和美国这类节目,虽然貌似相同,但其实有着本质的区别,这个区别就在于,美国的节目是明知故犯,而中国的一些节目则并不认为这样做节目有什么问题。具体来说就是,在美国,隐私权肯定是至关重要的权利,是媒体的底线,突破不得。而斯普林哥的节目,则是故意冒犯这个底线,或许他是为了收视率,又或许是为了撕破美国中产阶级的虚伪温情,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他知道他的节目会冒犯很多人。而且他的节目也不打算做什么情感调解、传递正能量这样的事儿,就是把场面搞砸就好。

  而相比之下,我国的一些纠纷调解类节目并不认为公开点评个人隐私是一种伤害,他们把这类节目当做正常节目在做,而且还给节目赋予了调解家庭矛盾的正能量属性。对比中美这两类节目的区别,我们能够看到某种观念的落差,在美国,干涉隐私是一种冒犯,而在中国则被看做是一种情感关怀。说是关怀,是因为不仅仅节目制作方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问题,而且那些参加节目的嘉宾也恐怕未能构建起独立自主的人格,他们会主动找上门来自曝家丑,寻求关怀。所以尽管说这类节目的参与者们属于周瑜打黄盖,但是想到周瑜和黄盖们误把干涉与伤害当做关心和爱护,就由衷地感到悲哀。

  作为一个主张多元化的人,我可以接受像斯普林哥制作的那种节目,因为人的喜好不同,有人就是喜好这种重口味的节目。然而前提应该是,我们彼此都知道这样的节目是在挑战主流价值观,而不是我们竟然把这样的节目当做是传递主流价值观。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节目的尺度,而在于节目的态度。无论是媒体还是观众,我们似乎没有形成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共同价值观和伦理底线。

  旅日作家唐辛子在一篇文章里介绍了日本的纠纷调解类节目。日本的这类节目基本上不会邀请当事人出场,而是通过演员把纠纷演绎出来,而且还会隐去当事人的姓名。而如果当事人现身的时候,也会做遮挡处理。而且在日本,这样的伦理底线已经作为规范确定了下来。其中对于有观众参与的节目,规定节目制作者与主持人:对于出演者与收看者,不可失礼,不可令人感觉不快;在涉及出演者个人问题时,不可侵犯本人及其相关者的个人隐私。

  唐辛子评论说:(媒体的)这种不自由,并非想当然地必然是来自权力高层的。很多时候仅仅只是源于法律的约束,或是源于国民(也即收看者)共同认知的社会空气的约束。这些看不见的约束力,令日本的同类电视节目,明显缺乏中国式自由与大尺度。

  中国观众对这类节目冰火两重天的观感,可能是来自于社会转型环境下,两代人价值观的断裂。这类让柏阿姨们如鱼得水的节目,已经让年轻观众们感到了严重的不适应,这种关于隐私的侵犯与保护,关于个人生活的干涉与反抗,可能是当代中国代际之间主要的矛盾。所以从这个角度看,电视上五花八门、光怪陆离的节目, 正是社会上各种价值观冲突在媒体上的投射。 当然中国社会终究会完成观念的新陈代谢,然后像日本那样,新的主流价值观会成为看不见的约束力,施加于媒体的节目,还有我们的生活。

《新老娘舅》为什么会激怒网友